昨天是我在农场生活的104天,工作的第88天,完成了澳洲政府要求二签的最低天数。挺开心的,毕竟按照计划完成了一件从零到一的事情,挺不容易的。晚上吃完饭,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外,望着星空,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农场生活结束了,是时候出发去下一站了。


人生啊好像老是这样,不经意间地度过一个又一个不一样的阶段,甭管那段日子是享受的也好,挣扎的也罢,过去之后回忆起来都是美丽的。一个嘴角上扬,足以表达你对生命的尊重。


仍然记得第1天去荔枝农场工作时,大早上5点坐在车上那个兴奋啊,因为完成心愿了嘛。完成心愿的快感总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自己对得起老天爷给我的这些活着的时间。


(农场工作的特点就是早起,这100多天几乎每天都是4.5点钟起床。)

正在读这篇字儿的你,是不是都想不起来了你的心愿了呢?

尤其是你小时候的心愿。

我知道你会说:接受现实吧,现实很残酷,我都这把年纪了,现实是,现实不残酷,你残酷!梦想太大,不是谁都可以幸运得有机会实现。

可如果可以完成一个个小的心愿,等到快死的时候回忆一下,也挺酷的其实。


(拍摄于前几天大年初一的早上去往芒果农场的路上)

我来澳洲之前的心愿是:去农场当农民 2去乌鲁鲁看埃尔斯岩 3攒钱。到目前为止,完成了第1和第3项。很爽很欣慰,接下来将去完成我的第2个心愿,实现愿望的日子里充满了希望,就像小时候跑长跑,后程加速超人的时候,每超过一个人都要龇牙咧嘴好一阵,超过人的一瞬间都是那么得意,然后信心满满地去追下一个你前面的人。我喜欢这样的日子,特别喜欢。


(目前为止实现了做农民和攒钱的两个心愿。赞!


轻松又愉快的Bosnic荔枝农场

荔枝农场的工作倒没有让我龇牙咧嘴,可能因为第一个农场的新鲜感,也可能因为农场主和supervisor人不错,还有可能因为每天可以吃荔枝到饱,哈哈,总之,那小一个月的荔枝农场工作是我感觉最舒服最轻松的。


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515出发,6点准时开工摘荔枝,一个个像小二逼似得提着桶往满是露水的网里钻,露水那个凉啊!真特么凉!不过,偶尔抬起头往外瞅瞅,伴着雾气和朝阳的荔枝树,加上头顶上大名鼎鼎的Mareeba热气球,再时不时的来个路过的小袋鼠,那场景其实挺美的。


就这么一边摘一边吃一边聊天到10点,太阳差不多刚要变成烈日的时候,我们就收工回大棚里去剪荔枝。原因据说是;不可以在烈日下摘荔枝。这条规则立马把这个农场弄的像天堂一样。我觉得农场工作里,最难对付的部分就是南半球的大太阳,前几天我甚至在45度大太阳下摘了10个小时的芒果,只记得大家后来都狂往头上浇水,眼神迷离的一个个跟抽了weed一样。


回到大棚里后,大家就分站在传送带的两边开始咔嚓咔嚓地剪,一剪就是6.7个小时,前两天回家后,手腕酸胀的好想砍掉放到冰箱里冷冻一下。剪得时候,理论上当然是不可以讲话,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人各种逼逼各种说笑,不用想,肯定有我啊哈哈,脸红ing


(採荔枝的联合国部队,反正就是各种逼逼各种说笑呗。不管是採还是剪哈哈哈哈)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剪的时候,农场主会在旁边放个小黑板标记着每个人都剪了多少筐,也就是督促你别偷懒呗。这些20出头欧洲的孩子们就拼命的剪,生怕自己是最后一个被fire掉。这时候我可能就是老板眼中的那个毒瘤吧,哈哈,我剪的筐数总是最少的或者倒数第二少,还总是低声地一个一个和大家说,慢点剪,希望多干点时间,多拿点工钱呗,可还是有几个傻蛋拼了命地狂剪,超级快,尤其是那几个新来的不懂事儿的法国人。每当这个时候,我和几个同伙儿都不由自主地对视一下,摇摇头。


因为我知道,即便我剪的最慢,老板也不知道,其实老板也什么都知道。因为我早就收买了记数字的两个人,英国的Jay和德国的Lucas,他俩是负责补给荔枝,同时计数的,每次我这边剪完了一筐,我都会用眼神告诉他我想要哪一筐,因为其实每一筐的荔枝数量都不一样,有的很多,有的很少,有的都是大串儿那种,特别好剪,而有的却是一个个单个的那种特别难剪。所以呀,搞好工友之间的关系很重要,哈哈哈。


(来自智利的Andres这傻逼,天天嬉皮笑脸哈哈哈,剪荔枝的时候不是他倒第一就是我倒第一,前后不差一筐哈哈哈哈)

最厉害的是剪完统计数字的时候,他俩都会从几个人那里减1筐加到我这里或者其他剪的少的人那里,这事儿一方面是私人关系,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俩小子情商还是挺高的。在社会上,这叫拎的清,是吧?反正最后,让大家的数量都相差不大。有他俩的保驾护航,以至于有一天我只剪了6筐,大家平均是13.14筐,最多的人剪了18筐,好吧,玩儿的是有点大哈哈哈。


(想念荔枝农场smoko休息时间时候的饼干和咖啡,尤其是饼干,那么便宜,就是觉得好吃。)


最糟糕的Lafras芒果酸橙农场

!!!

Lafras工作的时候根本没办法拍照,后来趁着宝贵的休息的时间拍了个视频,但是因为DU现在在内陆road trip,没有信号传视频,看看之后可不可以上传分享给大家!!!

从荔枝农场离开之后,我就来到了最糟糕的Lafras芒果酸橙农场。在那里摘了3周的芒果和1周多的酸橙。超!级!煎!熬!那段时间是整个88天里最累最挣扎的日子,我想也是最真实的农场生活吧,对于这点,其实我倒挺感激这个农场的糟糕。


(因为採芒果的时候看的太紧,根本没办法照相,这是在採酸橙的时候偷拍的几张照片之一)

现在让我全方位的描述下让我痛苦煎熬的Lafras吧:

首先,我们每天的工作内容是跟在改装的拖拉机两边摘芒果。但是拖拉机的噪音巨大而且冒着呛人的黑烟,以致于那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耳朵里还是嗡嗡嗡的声音。

拖拉机的两边是带有喷水装置的传送带,我们12人分两组在两边狂摘,每组6个人当中只有3个人有长剪刀,其他3个人只能用手摘!!!因为芒果的汁液有强腐蚀性,会灼伤皮肤,皮肤敏感的人可能会被永久性的灼伤,且长时间接触皮肤会容易得mango rash,类似过敏的症状,全是都是小红点,齐痒无比。

正因为这样,大多的农场主会建议你穿长袖长裤戴手套穿靴子遮阳帽太阳眼镜,这些一个都不能少,最关键的是农场主会给你剪刀,会让你剪下来的芒果要留一些枝在上面,这家农场主竟然让我们直接用手掰芒果,而且不留枝,这样的话,掰芒果的一瞬间会有汁液从枝和芒果的连接处喷射出来,有的汁液感觉可以射20厘米远。喷到手上身上还好,有时候喷到眼睛里就比较可怕,整个眼睛要红一天。

虽然我比较幸运,因为身高比较高,一直是拿着长剪刀仰着头去摘上面的芒果,不用手直接接触芒果,但是根本就没办法躲避到处喷射出来的汁液,后来索性就不躲了,被射到就赶紧去冲水。

其实,经历过之后才知道,芒果汁液并没有多可怕,很多时候就是心理作用加上身体疲劳,到后来,我们实在受不了40几度的大太阳下穿长袖,索性我们都短袖短裤上阵,得mango rash 就休息几天然后回来接着干。我还好,那段期间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在另外一家芒果厂洗芒果,身上有一丢丢的Mango rash

然后痛苦的就是太阳!真的,我一直觉得农场的工作没有像大家说的那么重那么累,即便每天4点起床干12个小时怎么样的,我都感觉可以,唯一折磨我的就是太阳,每天顶着40度的太阳,站着都不想,更别说要摘芒果。

那时候老时不时的抬头看着云,计算着什么时候能遮住太阳,遮住太阳的一瞬间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哪怕是几秒钟。只记得那时候每天都要狂喝水,至少6升吧我觉得。

特别难忘的痛苦的煎熬的时刻就是,每天中午1点吃完午饭后,顶着最大的太阳坐在恶臭的摆渡车回芒果地的时候,晒的你睁不开眼,又极度困乏,加上浑身出汗后的黏糊糊,还有湿乎乎的鞋,最后农场主发动拖拉机的一瞬间,巨大的噪音加上黑烟,那一刻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干了!!!!!想立马离开那个鬼地方。

最后一条,我想也是最糟糕的是:不尊重。

资本主义嘛,人家付钱,你干活,当然希望你用最少的时间给人家摘最多的果子,我非常理解。但是,总觉得21世纪里,农场主像对待几百年前的黑奴一样满嘴脏字儿要你快点干,闭上你的臭嘴的时候,你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不舒服。青旅住的其他人在其他的农场里遇到更严重的言语辱骂,当然种族歧视少不了。

言语上,这家糟糕的Lafras还不是那么糟糕,农场主几乎不说话,只是表情非常严肃的盯着你像盯着敌人一样。倒是里面一个来自南非的白人supervisor的种族歧视,非常恶心,以致于一直Nice加冷静的DU有一天冲到他面前,想让他感受下中国爷们儿的拳头,这小畜生可能惊讶于一向以软蛋示人的亚洲人竟然能挥拳头,连忙退到无限远。真正的软蛋是老说别人是软蛋的那些人是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DU明白的一个道理就是:对于混蛋,不要讲道理,要用雄性动物最原始的方式解决问题!当然那天也是我最后一天在那个农场工作。我正在写一篇关于种族主义的字儿,在那里再细说吧。

这家乌克兰后裔的农场,是唯一的一家我干过的,午休的时候不让我们进室内休息的农场,只允许两个supervisor在完全可以容纳20个人房间里休息。那里有微波炉有水有桌子,好像还有风扇,我们被安排在室外靠近垃圾箱的一个破桌子旁休息,用一块破布遮阳,一下雨我们就得在雨中吃午饭。这也是唯一不提供冰箱放食物的农场,以致于前几天,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带的饭已经馊掉,后来索性只带干的面包什么的,其实午休的时候,在垃圾箱旁坐着,40多度的温度再加上浑身黏糊糊和困乏,根本没什么胃口,只想安静的坐一会儿其实。水是雨水过滤的,喝完就觉得好像是喝了什么塑料一样。

那里也是唯一一家休息时间不付钱的农场。澳洲法律规定,好像每干3个小时还是几个小时的工作都要有15分钟的smoko也就是休息的时间,这15分钟,农场主是要算进工时里的。

我干过的所有农场,都会在这15分钟里给你提供水咖啡茶什么的,有的甚至提供饼干蛋糕。我后来干过的一家芒果农场,会有专门的两个人负责给我们送冰水,他俩会一直拿着冰水走动,时不时地问你要不要喝水。

这家不但什么都没有,而且每次都会提前结束smoko和午休的时间。每次至少会偷我们10分钟的smoko时间(共30分钟)和15分钟的午休时间(共1小时)有一次竟然把原本1个小时的午休时间缩短到35分钟,官方的说法是从休息的地方到芒果地要花费时间。

还有一点,你会觉得农场主真的是很蠢:其他的农场每小时的薪水是22.86刀,这家农场竟然是22.39,不明白这个农场主每天在一个农民身上的工钱上节省5刀有什么意义,这5刀只会让我们觉得被算计,同时我们肯定会不负责任的去干活。

你说,你就在休息的时候拿点冰水,拿点点心茶水什么的给这些傻呵呵的年轻人吃吃喝喝再聊聊天,给点笑脸什么的,这些孩子们真的会认真的给你干活,而且真的花不了这些各个千万甚至是亿万富有的农场主们多少钱。真的挺可怜这家农场主的,你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生命里不是只有钱。少点钱,多点微笑,多好。

未完待续

201826日、7日、20
澳大利亚
阿瑟顿

222
澳大利亚 Hughengen加油站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2条评论

  1. 头像

    亲,能介绍个二签工作吗,签证快到期了,我也申请了各种都还没回复,估计淡季的原因,

    • 头像

      微信zx81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