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儿/旅/拍/进/行/中


2019,似乎是很漫长的一年。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经历了很多,勇敢了很多,洒脱了很多,改变了很多……很多个”很多”串联起来,就有了一个成长很多的2019。

也许正因为很多,所以才觉得漫长吧,那种漫长,就好像所有的快乐与伤痛,都被分割成一秒一秒进行计算,每一秒的快乐,每一秒的惊喜,抑或每一秒的难过,都被无限地再次分割与延长,于是,有了更加切肤的感受与深刻的体会。

爱与痛的一月

一月。

两段文字。一段写于2018年最后一天,一段写于2019年最初一天。


↑↑↑ 2018年最后一天


↑↑↑ 2019年最初一天

那个时候,你身边有一个人,他对你说,”以前我觉得心动是最重要的,后来我慢慢发现,其实合适才重要,两人只有合适,才能走得更远,爱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在这走的过程中慢慢培养出来的”,说完,他双眸炽热地盯着你,”我们在一起吧,我们真的很合适”。你低着头,没有说话,表面上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平静模样,内心却早已翻云覆雨。他见你沉默许久,俯下头,在你绯红的脸颊轻轻地落下温柔的一吻。你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此时你的心,很乱很乱。是的,你们有很多共同的喜好。同样的喜欢摄影,无论去到哪里,总会不自觉地掏出手机或拿起相机拍下自己看到的一景一物;同样的喜欢听歌,彼此的《网易云音乐》歌单里收藏着很多相同的曲目;同样的喜欢旅行,会时不时抽空去一些陌生的地方待几天,然后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生活;同样的,有时彼此还没把话说完,就已经知道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 好像,似乎,真的很合适 —— 然而,这就足够了吗?你不知道。后来,你们有过短暂几天的相处。你们在跨年夜,一边听着窗外热闹的烟花声与海浪声,一边坐在屋里安静地听歌、聊天;你们一起逛校园,他拿起相机拍下在镜头前傻笑的你;你们一起看电影,影片的感人处,他在黑暗中悄悄地握住你手,很久很久;你们一起吃麻辣烫,你被辣到咳嗽不止眼泪直流,他立马为你找来矿泉水,眼神里满是歉意;他来你家看你,见你刚洗完衣服,连忙把衣服接过去拧干了然后再晾到阳台上,他说,拧衣服这种力气活,不该让女孩子来做……某些时刻,你看着眼前的他,心里在想,也许他真的就是那个所谓的对的人吧;但同时,当你与他走得越近,脑海里越是浮现另一人的身影,那么清晰,那么深刻;你不止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心动与合适,到底哪个更重要?你以为你自己可以找到答案,但往往想得越多,越是纠结,越是困惑,越是挣扎。你好像被困于世界末日的孤岛,四周全是海,茫茫一片,你找不到希望的灯塔。你放不下,也放不开。万般挣扎之中,你凭着一腔孤勇,跟那个”放不下”的人表明心意,你没有得到想要的答复,相反的,你让那份一直在期待你给予更多回应的”放不开”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地尝试,小心翼翼地喜欢,小心翼翼地在一起。最后,你还是选择了放弃。再没有”放不下”,也再没有”放不开”,你又开始恢复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将所有的泪与痛通通掩埋进心里。直到现在,你也不知道,心动与合适,到底哪个更重要。或许,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轻重之分,一个真正的对的人,不应该是那个会让你产生如此纠结与困惑的人吧。

笑与泪的二月

二月。

春节到来之际,你提前休假回家,在家待了一个多星期。

你和老爸两个人,给屋子里里外外做了除旧迎新的大扫除;你陪着老妈去跳广场舞,给她当摄影场记,帮她拍美美的照片;你带着外甥女去逛街,给她买最爱吃的蛋糕,帮她梳妆打扮,然后带着她去野外游玩;你和妹妹去到小时候经常玩的田野,帮她拍了一组和产前一样青春少女的田园写真……短短十天,你好像陪着家人做了很多事,但又好像什么也没做,时间一下就过去了。

大年初二的夜晚,你没有听从爸妈的挽留,而是一个人义无反顾地坐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


当飞机起飞时,你看着窗外越来越渺小暗淡的老家城市灯火,内心里好像有某一部分被渐渐地抽离,那一刻,你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任性与自私,总是留不下,总是无法安于现状的平淡与安逸,却又总是放不开,总是无法洒脱地放下内心的牵挂与依赖。一个渴望陪伴的你,一个追逐自由的你,同时在身体里存在着撕扯着,矛盾、挣扎、煎熬。

凌晨五点左右,抵达上海。气温只有零上三度,一股迥异于南国的寒冬气息扑面袭来,刺骨的寒风钻进皮肤里,冷得人直哆嗦。但或许是太久没一个人出门旅行了吧,所以就算被冻到手脚冰冷鼻涕直流,你也觉得好兴奋好开心。

然而,第二天便生病了。大年初四,感冒加肚子痛,你一个人难受得躺在旅社的床上,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和呼呼哧哧的风声,心情低落极了。没想到长这么大,第一次一个人在外过年,竟是如此的狼狈。你不敢打电话回家,但更不想就此结束行程。迷迷糊糊中睡了十几个小时,次日醒来,身体终于好些,你穿上大衣背着相机,再次出门,好像外面的世界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你。

在江南玩了十天,从上海到苏州再到杭州,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拍了很多照片,见了一年前一起去越南自驾游的好姐妹,还有七年前一个人在厦门旅行时认识的男生。这一路,你想了很多,关于工作,关于未来,关于那份一直埋藏在心底隐隐闪烁着倔强光芒的内心所求。

十天的旅程,很快结束。从杭州坐深夜飞机回到广州,已是凌晨两点,你疲惫至极,只想立马回到家中,倒床就睡。然而,广州 —— 这座你生活了六年的无比熟悉的城市,却在你落地后,接连给了你几次不友好的对待 —— 先是售票员的粗心与不耐烦,导致你买不到最快回家的深夜大巴票;接着是乘务员的粗鲁与不礼貌,差点挤掉了你背在身上的相机;再是出租车司机的冷漠与不友好,让你一个人站在冰冷的细雨中独自把沉重的行李箱扛进后车厢;最后是房东的薄情与不负责,好不容易回到家,却发现厕所水管爆了,水花狂喷乱溅,把你全身都弄湿了,你打电话给管理员,他明明就住在楼下,却不肯上来帮忙……

凌晨五点,你终于得以躺在床上,整个人早已筋疲力尽。看着天花板发呆许久,那一刻,你真的好绝望好孤独,你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广州,或许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去与留的三月三月。
最喜欢最敬佩的上司要离职了,你所负责的业务,上面缺乏一个可以与客户直接对话的总监,事业部总经理想把这块业务连同你一起挪到另一个你不喜欢的总监下面去,一个总是喜欢搬弄是非又势力虚伪的女总监。你深知,按自己的性格与情商,绝对与这样的人相处不来,于是,你断然拒绝。但是,如果不接受这样的安排,意味着你要么自动离职,要么被分配到另一个需要经常加班的部门。你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不知道,是选择去另外的部门,还是自动离职;你不知道,离职后是否还继续做广告;你不知道,如果继续做广告,是否还要留在广州;你不知道,如果换一家公司,那是不是要放弃好不容易拿到的WHV签证;你不知道,如果还要去澳洲,那么没有驾照不会开车、英语口语不流利、从没一个人出过国的你是否会不方便不安全不适应……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你又再一次站在人生重要的抉择口。想不透理不清的你,根本无心工作,于是休了半天假,一个人捧着一杯咖啡,在广州的大街小巷四处游荡,看一群老爷爷在树阴里欢快的下着围棋,看阿姨们在江边扭动着身姿跳着广场舞,看年轻妈妈牵着放学的小孩走在归家的路上,看穿校服的十几岁高中生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 —— 整整一个下午,你看见了好多好多的人,但唯一看不见的,是自己的心,还有未来的方向。迷茫困惑了好几天,一天下班后,你回到家中,像往常那样坐在地毯上休息发呆,突然间,想起了那份快到期的租房合同,你立马翻箱倒柜地找出来,确认上面的到期时间 —— 2019年5月31日。也许,广州,真的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你决定给自己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来准备旅澳的一切事宜,订机票、联系换宿、制作英文简历、办银行卡、换澳币、买行李箱、定制明信片、剪头发……然后,辞掉工作,退掉房子,两个月后,出发前往澳大利亚,开始自己的间隔年旅行!
行与歇的四月
四月。四月伊始,你给自己准备了一份离国前的小礼物,一次短暂的个人小旅行。你去了一直想去但没去成的广西龙脊梯田,在云雾缭绕的山间民宿住了三天,白天除了采风拍照就是躺在床上睡觉,晚上和一帮来自大连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一起同餐共饮,伴着歌声与吉他声,大家轮流分享彼此的故事与心事,中间几度落泪。从广西回到广东老家,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把过年缺席的陪伴给弥补过来。晚上吃完饭,你和爸妈坐在客厅里喝茶看电视,当老爸问起你的广西之行时,你犹豫再三,还是终于鼓起勇气跟他们说起你要去澳洲打工旅行的决定。你以及他们会极力反对,你甚至以及老妈会以哭相逼让你放弃这个决定,然而他们听完后,第一个关心的是你出国有没有钱,去到那边有没有认识的朋友,能不能找得到工作……虽然他们也有过三言两语的劝阻,但他们了解你的性格,最后还是没有多大的反对。原本你以为最难的得到家人同意的一关,其实是最简单的,剩下的,需要克服和冲破的,就是自己那一关了。你始终相信:当你真的想要完成某件事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
别与离的五月
五月。

在下定决心离开广州后,你开始慢慢打点旅澳前的一切准备,你还给自己暗自列了个”离广前的十件必做清单“。

— 闺蜜之旅 —趁五一假期,你和大学室友菜菜一起相约去湖南小东江旅游,这是属于你们之间的第一次共同旅行,也是你七年来为数不多的非个人旅行。两个女孩,一个爱吃,一个爱拍,你们一路分享美食,分享美照,亦分享彼此的想法与心事,两人走走逛逛,吃吃闹闹,很是快乐。— 定制明信片 —你把这七年来拍的所有将近300G的照片通通翻出来,精心挑出最喜欢的100张,设计、美化、打印成可以寄送的明信片,在背面写上最想说的话,寄给生命中出现过的那些特别的重要的人。— 提出辞职 —在电通东派工作了快两年,有无数个加班到凌晨两三点然后独自一个人打车回家的深夜,有被客户和完稿两头夹攻逼到暗自偷偷抹眼泪的时候,但也有整个部门一起庆生吃生日蛋糕拍各种美照的欢乐时候,有无数次被大厦的安保小哥哥温暖目送的时候……这两年,得有之失有之,但总归算是在职场上成长了许多。— 打点行李 —一个人在广州生活了六年,实在有太多舍不得放不下的私人物品,于是,你一一为这些小东西找好可以安放它们的下一个归家。你把心爱的每次搬家都舍不得扔掉的书送给陈老师,你把陪伴了你四年每天陪着你睡、被你无数次踢下床的抱抱熊送给了五号,你把满屋子的绿萝分派送给七八个朋友,托他们帮你养着照看着……或许那些绿萝,那些独自顽强生长着的绿色,连接的就是你在广州生活的点点滴滴,那些属于一个人倔强生长的点滴,你想,只要它们还在,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回去的。— 约见朋友 —第一次在一个月内见了那么多朋友,他们知道你要离开后,纷纷抽空赴约 —— 和天诺的小伙伴,在离开的前一天,去吃了你最喜欢的椰子鸡,喝了糖水,最后六个人还站在人烟散去的深夜广州街头玩”谁是卧底”玩到凌晨快三点;和阿文去了大学时常逛的珠影星光城吃饭,分开前,两个人拍了张傻傻的自拍;和陈老师去看了场电影,还特地打车回学校去吃东门的海石花,最后还有和五五三人一起的同乡同窗的”双同饭局”;和一年多未联系的苏柳见面,两个人像大学时那样,吃完饭、散步、聊天;和CR在一个下着大雨的悠哉午后,宅在家里,吃了最后的一顿比较正式的饭,两人听着雨声,边吃边聊,不知不觉竟聊了六七个小时……广州六年,除了一个人的生活,还有来自那些重要朋友的陪伴与共同成长。— 离开广州 —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你要特别感谢阿文,一年前,是他在热火朝天的五月天帮你搬家,帮你扛着很重的行李爬上八楼,还帮你打扫家里的卫生,一年后,在无情的房东逼着你清掉那些你花尽心思的家居装饰才肯给你退押金时,也是他陪着你,不然你不会狠下心把那些心爱之物统统拆掉扔进垃圾桶里;你要感谢五号,是他在你离开广州前一夜没地方住时收留了你,让你和你的抱抱熊可以再享受最后一次的相拥而眠;你要感谢CR,是他在加班后的一大清早,赶来为你送行,陪着你检票、吃早餐、拍VLOG,直到看着你转身走进安检口还久久未离开……告别广州,告别过往,告别所有的好与不好。广州,再见了!

六月,Amazing六月。六月一日凌晨十二点,落地澳洲的一个多小时后,你终于抵达入住的青旅,比国内提前两个小时进入了2019的下半年。来澳洲之前,你总是担心语言不通、交通不便、生活不习惯,然而,抵澳的第二天,你便住进了像童话故事般的花园别墅,还幸运地遇到了特别棒的换宿家庭,经历了很多你以前从未想过也从未奢望的惊奇的事。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七月,Warming

七月。

在悉尼待了三个星期,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满意的工作。后来,你在朋友的介绍下,去到位于卡布丘附近的草莓农场工作。那段时间,是你来澳洲最煎熬最焦虑的时候了 —— 四点起床,五点出工,顶着烈日冒着暴雨连续采六七个小时的草莓,然而每周赚的钱还不够付房租,怕出国前带的1000澳币不够花,你只能每天啃面包吃泡面喝牛奶。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在找工作无果,又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时,有一天,你突然在微信群里看到朱妈家的换宿信息,二话不说便加了朱妈的微信,再经过一番电话交流后,立马确认了换宿的时间与内容。

在朱妈家待了三个星期,那二十天的日子里,应该是你来澳洲最轻松自在的日子了,相同的语言,相同的文化,还有相同的饮食和社交圈。你很庆幸,在远离家乡的另一个半球,遇到了如家一般温暖的存在。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八月,Touching八月。原本打算在朱妈家做满一个月然后寻找下一份换宿的你,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她说有一份小镇寿司店的工作要介绍给你,法定工资,交税交养老金,还可以集二签,问你有没有兴趣。你挂完电话,立马加了老板微信,两人一来一回聊了十几分钟,第二天上午,便确定了工作的时间与内容。旅澳两个月后,第四站Emerald,你终于找到工作了。然而,等你到了之后才知道,寿司店换了新的老板,它已不属于之前一直在微信上与你联系的华人老板,而是一位丈夫被突然查出脑癌现如今在医院全程照料的泰国女人。你有点心慌和不安,你不知道她是怎样的人,是不是那种精于算计、口是心非的精明女人,你怕自己不会泰语、英语也说得不是很好,会不会被她一回来就开除了。然而,让你意想不到的是,她与你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 她随和、善良、淳朴又努力 —— 丈夫出院回家,白天吃药、用餐、洗澡等需要她亲力亲为,晚上睡觉,丈夫需要上好几趟洗手间,她全程陪护照看,自己完全睡不好吃不好,短短一个月就暴瘦了十几斤,但只要一有空,她就到店里帮忙,一点老板的架子也没有,也从不呵斥员工,相反的,看你忙不过来,她二话不说立马上前帮忙,帮你做寿司,帮你接客收银,帮你炸东西……上天有时候是不公平的,那么善良努力的她,却没有得到老天的温柔对待,短短一个月不到,她的丈夫还是因为病情恶化去世了。当同事微信告诉你”Gary just passed away”时,你一下就震惊了,那是你第一次对一个英文单词有如此深的触动与害怕,那个单词在你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丈夫去世后,老板终于有时间了。小小的寿司店,生意不是特别忙,其实只要她和侄女两个人看管就够了,但为了帮你和同事集二签,她并没有把你们辞退,相反的,在原来谈好的基础上,给了你们更高的税前工资,她说,”You helped me a lot when my husband was sick. So I want to help with your visa.”感恩幸运,感恩遇见,感恩旅澳这一路总能遇到特别善良美好的存在。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九月,Enjoying
九月。
不用再担心没了工作,不用再担心集不了二签,你开始放下心里的顾虑和不安,开始完完全全地享受澳洲小镇的生活。九月的Emerald,是冬末春初,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天气美好得犹如空气中都带有一丝糖果的味道。大片大片湛蓝的天空,像天使羽翼一般漂浮在天际的白云,还有永远也看不腻的晚霞与落日。每天只需要工作半天的你,下完班,最喜欢做的是,就是背着相机到处拍照,拍五颜六色的房子,拍欢声笑语的Color Run,拍千变万化的晚霞,拍云拍人拍蓝天拍建筑,拍下自己那份自在喜悦的心情。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也许有一天,当你离开澳洲,你会无比想念这个小镇,想念当下的时光以及自己,那个在偏远无聊的小镇也能过得自在开心的自己。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十月,Learning十月。
冬天渐渐走了,天气开始慢慢热起来。你没再怎么出门,而是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习上。学习摄影,找出以前拍的照片,按照网上的调色教程,尝试着另一种新的调色思路以及创作风格;学习音乐,向房东借来一把尤克里里,下班后没事弹弹唱唱,尽管总是不着调;学习做饭,学着给自己做各种营养早餐,让早餐成为每天起床最大的期待;学习记录,重新开始每日一记,不过这次不是《365行记》,而是《旅澳行摄记》,认真地记下自己每天做的事还有当时的心情,比如学了多久的英语,跑了多少公里的步,花了多长时间写公众号……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你想,有一天,就算你离开澳洲了,因为有这本手账,你才不会忘记当下所经历的一切。记录,成为你好好活着的证明。

十一月,Calming

十一月。

时间好快,不知不觉,旅澳半年了。一想到终有一天要回国,焦虑感油然而生。如果真的要回国,你不知道是否还要回到广州,是否还要继续做回广告,是否还要过回以前两点一线、一人一屋一食一行的生活。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总是越想越多越是焦虑。好几次你做梦,梦到自己回到国内,又做回以前的工作,不停地写方案、发邮件、开会……梦里的你好沮丧,怎么兜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了?

直到有一天晚上,你彻夜失眠了。一个人躺在床上,久久未眠,月光很亮,睡意很浅,思绪很乱,你想了很多很多,关于当下关于未来关于自己。但也正是这场失眠,让你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从国内到国外,从离开到留下,从焦虑到平静,你始终觉得,有些事情总是要试着去做一做拼一拼,尽管知道那希望渺茫。

 点击图片可跳转文章链接

十二月,Chasing

十二月。

转眼,2019只剩最后一个月了。

借着体检的机会,你给自己放了四天假,安排了一次短途出游,当成是送给自己2019年的最后一场旅行,如果顺利拿到second visa的话,这也将是你2020年收到的第一份新年礼物 —— 可以在澳洲多待一年的机会。

从Emerald到Gladstone,第一次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坐大巴去往另一个陌生的城市。不过,能够暂时逃离Emerald每天40°左右的高温天气,去呼吸一下带有海风气息的爽朗天气,也是种不错的享受。背着相机,漫步海边,看着小孩在广场喷泉下肆意地玩耍,只觉得快乐无比;路过海滩,坐在海边喝啤酒的中年夫妇邀请你给他们拍照;夕阳西下,从海里游完泳回家的少年纷纷把你围着,他们轮番做了自我介绍,闲聊了几句,又各自散去……嗯,是一种享受的、自在的、放松的度假心情。


旅行结束,回到Emerald,恢复每天工作半天休息半天的规律生活。

离开广州前,你给自己订了个2500公里的跑步里程目标;来到澳洲后,某天心血来潮,你又给自己订了个新的目标,在2019年结束之前,将跑步总里程刷到3000公里。


所以,纵然夏日炎炎天气很热,有时黄昏日落,气温依然高达38°,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你依然每天坚持出门跑步,跑着追逐黄昏,追逐晚霞,追逐满天星辰,追逐那个就要到来2020。嗯,最后,你终于完成了,在来澳洲这七个月的时间里,跑了500公里。


跑步时遇到的晚霞

后记嗯,不知不觉,已经写了8000+字。
你的2019,现在回想起来,突然觉得这一年好漫长啊,长到要用8000多字才能写完,长到好像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这些事情的总和,似乎比从小到大那二十六年加起来的还要多,还要丰盛,还要深刻。你的2019,要被分为上下两部。上半年的挣扎与努力,下半年的坚定与勇敢。如果没有一月感情的挫折,没有二月旅行的思悟,没有三月工作的变动,没有四月家人的理解,没有五月朋友的支持与帮助,就没有你六月的Amazing,七月的Warming,八月的Touching,九月的Enjoying,十月的Learning,十一月的Calming,还有十二月的Chasing。2019,再见了!2020,你好啊!

附上2019年最后一场晚霞盛宴,送给你

愿你不负过往,不惧将来在属于自己的发展时空里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节奏



红儿|作者
公众号:红儿行摄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