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

李圈圈

跟导航找公车站,却走进了别人家后,我买车了…

在澳洲,如果不是住在市中心,然后也找了一份在市中心的工作,没有车就真的非常不方便,可以等同于没有脚,因为你的脚会因为要走太多路而废掉哈哈哈哈。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通过公共交通出门过一次,公交车🚌不仅难

张星星

在土澳,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不知不觉就在墨尔本呆了7个月了。本来计划是一个城市呆3个月,奈何疫情爆发,被困在寒冷墨尔本半年。之所以留在墨尔本,除了疫情,还有更大的原因,我们在墨尔本有一份稳定的工厂白工工作。 国内的朋友可能没概念

西贡

疫情下的乌托邦,helpx换宿初体验

I’M A NUT OF BAUPLE HELPX小镇换宿生活 “一些年之后,我要跟你去山下人烟稀少的小镇生活。 清晨爬到高山巅顶,下山去集市买蔬菜水果,烹煮打扫。午后读一本书。 晚上在杏

niken

一个悠闲的晴天,在埃尔利海滩度过…

01 “真想住进森林啊。”说这话的是一个蓄着长发,留着大胡子的男生。 “你看起来倒有几分像泰山。”我哈哈大笑。来澳洲working holiday的人,大概都对平静的小镇生活或者瑰丽的自然风光有着很多

Chloe Li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在卡布丘(Caboolture)的草莓农场,我尝试了2个工种:草莓剪枝、草莓包装。 草莓剪枝 当supervisor说,第二天的工作是给草莓剪枝。我脑中立刻浮现出画面:每人拿把剪刀,对着一株株草莓藤修

我比姚明高

放弃了周薪破千的costa,坐上头等舱的火车

也许是在小镇呆久了, 也许是朋友都走了, 心里空落落的。 加上一些琐碎不太开心的事, 我想是时候离开马里巴了。 在我失业的时候, 在凯恩斯有过一面之缘的卷卷一直在努力把我塞进costa。 我挺不好意思

Lily要去旅行

我可以告诉你,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直到现在,偶尔发朋友圈,即使有定位,也仍有人问我在哪里;即使更新了日记,标题就写着“澳洲打工度假”,也仍有人问我在做什么;即使我时常在别人沉睡的凌晨两点上班,也仍有人会说有钱真好… &nb

sherry

来悉尼六周拥有了两份工作,日行万步的日子结束了!

上次讲到第三周我才拥有了第一份工作,激动的心情还没平复,第二天老板又让我去试工,并告诉我,招到了一个有经验的男生做全职,不会给我太多的工时,建议我再找其他的工作。刚找到工作的我,又踏上了找工作之路。&

amian

澳洲的这座城市,入选了我的养老城市清单

我想那么年轻,干净,那么寂寞地生活着。直到自己可以毫无防备的突然消失在马路的那一天。 01 在路上于我而言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意义,其中有一个小小的部分就是我会很喜欢探索不同的地方,或许是山川湖泊或是海

ben chen

Australia Hay season饲草收割季

这回农夫Ben要给大伙儿分解的是澳洲的饲草收割季。时间关系,长话短说哈。(Hay season)说实话,在开始这份工作之前,什么是Hay我也不知道,对于这份工作是怎样的一个流程也是一无所知,于是就网络

郑百万

生活的不容易,都藏在租房里

澳打三个月:你该回家了 上一篇文章发出以后 收到很多小伙伴后台的留言 感谢大家的鼓励 倔强郑百万依然还驻扎被困在凯恩斯! 但是十分幸运的住进了澳式豪宅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在土澳工作以及住房的一个变化,

Frida

入澳三年半,等待30个月,今天我的PR终于下签了

*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城市”的Perth 这是『晚安澳洲』的第NO4.篇文章 6月29那天是星期一,阿德莱德降温,风有点儿大。傍晚下班的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已经换上了厚厚的衣服,白领们从写字楼出来,裹

肯尼儿

K村日记|一起工作的那群super junior们

小时候忘记在哪门课堂上,老师说过国外的父母普遍鼓励孩子利用课余时间去打零工,因为在他们眼里,课业不是最重要的,打工可以让他们尽早树立对金钱的观念,还可以积累社会经验吧啦吧啦。这样的事情放在现在也不是什

西贡

塔斯马尼亚 | 世界尽头那颗绿色的心,是我念念不忘的风景

“塔斯马尼亚岛悬挂在澳大利亚下方, 就像一个由蓝宝石、翡翠和碧玺组成的心形吊坠。 这里是世界的尽头,摇摇欲坠,进入浩瀚的南大洋。” 我常觉得路上的美景始终都会淡忘,唯有遇见的人刻骨铭心,然而很长时间过

sherry

卡布丘红莓草莓农场工作体验,附联系方式

*Photo by Coco Li 如非必要,请远离卡布丘。但如果没有选择,请选择口碑相对不错的农场。 卡布丘绝大部分是草莓、红莓厂。一般3、4月以草莓剪枝为主,5、6月陆续摘果,7、8月开始爆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