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达尔文

LAVA

kakaDO or kakaDON’T ? 【雨季卡卡杜不完全手册】

四百多年前,西方探险家开始来到这片土地,原住民于是把这些皮肤发白的人画在岩石上,就像两万年前的祖先一样。如今我站在这块岩石前,石上小人双手插袋,脚穿靴子嘴叼烟斗,看得我出神;斗转星移,我们这些新访客,

朱林

达尔文,汽车旅馆

我在某个颠簸中醒来向外望去,天空跟海水的蓝色都被乌云吞噬了,灰蒙蒙的画面一直持续到飞机降落,预示着达尔文的雨季还有很久才能结束。海关没像上次那样把我的行李再翻个底朝天,我很开心,告诉他自己第一次来达尔

音匀筠

达尔文初遇 | 27岁,一个人来到南半球

澳洲旅居记录-01 【2019.8.23-9.2】 “27岁这年,我丢掉了相对稳定的工作,和一段早已形同虚设的恋爱,独自一人漂洋过海来到澳洲,来到澳洲北部这个被称为Top End的地区,在澳

C羽

昨日之城——达尔文

达尔文的日落是怎么都看不腻的 当地人习惯傍晚时分带上沙滩椅和葡萄酒 或是带着野餐垫和自制食物 坐在面向海边的崖石和棕榈树下看红日沉入海底 最让我们为之动容的是一桌年过六旬老人 蕾丝布铺好的桌前摆着书籍

C羽

跳出舒适圈,走进日落之城——达尔文

  📍| Darwin NT Australia   我们搭乘凌晨一点的飞机前往达尔文 选择这个城市无非就是因为机票便宜 再者因为它处于热带我们便不用再次入冬  &nbs

a'ben

达尔文除了日落,还有值得纪念的小事

每一天的下午两点过后,share house里的伙伴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的下班,回家,吃饭,洗澡,累得摊尸床上。 Jamie通常都在睡觉,今天破天荒的在学英语。从落地达尔文的第一周起,她每天都计划着离开达

ZiZi

我!达尔文鳄鱼公园的摄影师,每天做些什么?

有被吓到吗? 这是来自澳洲北领地的达尔文市中心鳄鱼主题公园的Kate跳跃想吃东西的样子。 每当朋友问我在澳洲哪里,我说达尔文,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大家对澳洲的印象都在悉尼、墨尔本、黄金海岸。来先

Vivienne Jin

“白天保洁阿姨,晚上龙宫女招待”,达尔文搬砖ing

原来,时间的流逝是无声无息的,只有日历提醒我在这里已经一个月了。屋外的天气也在缓慢的变化着,某一天清晨泳池里冰凉的池水提醒我南半球的初秋将尽深秋正在来临。 季节如此,一个过客会发生什么呢。 换宿的十天

小马何

去了达尔文地狱辣椒农场集二签,结果竟然…

“对同一个境况可以有截然不同的叙述,重要的是每个人都不要拒绝给出自己的那份记录。“看到这句话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章以分享自己在达尔文辣椒农场集二签的经历。 2019年2月11日,我

板栗

打工度假在达尔文的日子,百过不厌

几周前星球研究所写了北领地,里面写道北领地是一片几乎”无人问津”的土地,前往澳大利亚的外国游客里,仅有1%到了北领地。这样看来,在北领地首府达尔文生活过的我们,算是无比幸运了吧

赶牛的书生

操蛋的达尔文黑心辣椒农场!可别来这集二签!

北领地Darwin有一个著名的可以集二签的辣椒农场,这个著名不是好名声而是黑名声。 那这个农场到底具体黑在哪些地方呢?  作为在这个农场呆满88天的人,我尽量客观的来描述一下这个辣椒农场,希望能对其他

娇娇

从达尔文到珀斯——山河大海,是我们期待的模样(一)

从8月5号,离开达尔文开始,大概就在构思这一次的游记到底该如何写,一直到现在,9月18号,离开珀斯去阿德莱德的飞机上,依旧一头雾水,不知道该如何记录这在路上的40天。 从红土地走到黄土地,看了瀑布,去

娇娇

在达尔文,我们一起向钱赚向厚看!

于娇娇说, 你见过5点的达尔文吗? Abby说, 你见过3点的达尔文吗? 媛姐说, 你见过2点半的达尔文吗?  4001住着四个人,以上是其中三个人的写照。大家都是努力工作的girl,所有人都曾一天工

Abby

达尔文凌晨3:30上班进行时,你猜我做的是什么工作?

你好呀,我叫Abby。 来达尔文第47天了,日子过得如梦一般,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 5月5号和阿汤哥,辰辰,赵阔一起到了达尔文。刚到达尔文的第一天我内心是很不喜欢的,一早出去投简历看见路边好多黑人(

娇娇

达尔文二签:接受生活的变化,接下来才会有意外惊喜!

生活永远不会按照自己心中的剧本去演绎,太多的变数,只有当真正发生的时候,我们才能笃定地说,是这样。 曾经我以为我在达尔文只会待一个月,后来以为会待两个月,现在觉得,大概三个月吧。 或许是达尔文的魔力吧

娇娇

澳洲打工度假之达尔文攒二签的日与夜

小仙女们 … “ 一生中,我们走过很多路,遇见很多人,可能只是萍水相逢,可能是成为挚友,不知道下一次的相见时何时,但是感恩这一个多月有我们彼此的陪伴。 ——致达尔文的小仙女们

网络作者

生活经验|初到土澳北境——达尔文

Darwin Habour 向西出海便是浩瀚无垠的印度洋 14th July,抵达达尔文的当天晚上,在机场的长椅下度过。不远处是和我们一样当晚下机席地而卧的Backpakers,机场大厅门外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