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写这篇的时候,想标题想了挺久。原本想用诸如”人生第一次被开除”之类的字眼来开场,想了想还是要轻松一点。毕竟在那里工作的短短一周,我确实学到了技能,正视了短板,这正是我当初决定只身前往这个小镇的初衷。


离开农场后,我和啃桌回到悉尼短暂地放松了几天,之后便开始分开旅行。这个决定是在两人一起投简历全军覆没后做出的。我们开始各自投简历,一起看中的也分开投递。后来有一家小镇的motel联系了我,也就是后来我工作的地方。

起初这家motel联系我时我婉拒了,大概因为这份工作是不能集二签的(它的简介上说可以,我就蛮试着投,后面证实是不行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只需要一个人。其实我俩早就设想过两人一起在澳洲,不太可能一直都在一起,无论从现实还是体验来说,都应该有独自前行的一段经历,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这份工作其实我是很想去尝试的,酒吧的工作有太多我可以学习的东西了,又有很多能和当地人交流的机会,为以后找其他工作积攒经验。虽然婉拒了但是已经在心中默默播下火种。

直到一周后我再一次收到这家店的邮件,说他们目前还有职位空缺,不知道我是否还感兴趣。这时候我就想,一次就算了,第二次联系我了那就是老天希望我去吧(自己做不了决定就看天的性格)。当时我心想,即使不能集二签我也想去试试,即便最后被开除我也不后悔。事实是真的被开除了,也真的没有后悔。


这家Motel位于一个叫Molong的小镇,距离悉尼约五小时车程。和澳洲很多motel一样,它的经营范围有bar、pokies、bottle shop、餐厅以及14间客房。我主要负责吧台工作和后厨帮工。


那天下午六点抵达Molong车站,刚下车正准备导航到motel,一个扎着马尾笑容灿烂的女孩就走过来喊我的名字。她叫Dani,是我之后的同事。她说她刚要去上班,顺便来看看能不能遇上我。Motel距离车站很近,步行七八分钟就到了,一进门就看到了老板,一个壮壮的大高个。他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下,让我上楼安顿好就下来帮忙。有些猝不及防,我以为会是隔天才开工,好在这一天的车程不会很劳累。


我的房间


二楼小厨房

我住在二楼客房的其中一间,装潢看着有些残破,但其实住起来还挺舒适的。店里的其他人都住在镇上,这里的客房入住率不高,所以偌大的motel晚上打烊后常常只有我一个人,除了有位常客Judy女士每隔两天会住在我的隔壁房间。


第一天Dani教我怎么打啤酒,泡沫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起初抓不到诀窍,旁边的客人也开始指点了起来,有的客人还自掏腰包让我帮他打一杯,我递过去后他说 perfect!我就当我学有所成了。

这里的客人多数是镇上的居民,有些熟面孔几乎每天都会来。不得不说澳洲人真的十分爱酒,有的上午十点开门就来了,坐在那里看看赛马,和边上的人聊聊天,一天续上七八杯酒,直到晚上才离开。



学习到一些酒类术语和牌子,像上图这样大杯装的叫schooner,多数人会点这个,小杯的叫middy。很多人会称Gold这个牌子为4X;Old是黑啤;Great  Northern有两种,full的酒精浓度比较高,客人没有主动提的话一般都是要浓度低的那款。不同牌子的酒打出来的泡沫量不同,所以打法也有些许不同。


有时候吧台要兼顾bottle shop,类似便利店收银员的工作。对我来说比较困难的是有时客人说要哪个牌子的酒,因为对酒的牌子不熟悉,我要在冷库里找好久。以及浓厚的土澳口音常常让我听不清对方要的是什么。


如何把啤酒整齐地码进冰块里也是一门技术活


Kitchen hand的工作主要就是切菜备菜和制作沙拉。厨房多数时候是老板娘掌厨,是一个看起来有点严肃的人,她总在我完成工作后对我说good girl。餐厅每天中午都会有特价午餐,下班后她都会帮我准备一份。




我觉得在这里的工作本身并不难,但是对我的听力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一来是因为听力确实是我的弱项,再加上小镇愈发浓重的土澳口音使我的工作难度直接转为hard模式。有时候客人说的话我要再三确认才能彻底明白他们的意思。好在不管是同事还是客人,大家都很耐心。甚至有时候老板还没来得及教我的工作,都是客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接触时间长了,慢慢开始记得住一些客人的名字,他们都点什么酒。

有位叫Cookie的客人,几乎每天都来店里一坐就是一天。我第一天刚到店里就遇到他,见他手臂上纹着”念父”两个字就聊了起来。他和我说这个小镇的人都很友好,要是遇到困难一定要说,大家都会帮助我,当时听着心里很感激。估计因为是常客吧,他对店里一些操作流程都很熟悉,传授给我很多工作妙招。


正当我开始觉得自己对手头上的工作慢慢上手并对此暗自窃喜时,某天早班结束后,老板找我谈话了。他的一句”You’re a good learner but we need someone native in English”把我从良好的自我感觉中晃醒。我能理解他的这个决定,毕竟他们雇人来是希望可以尽快上手的,而我因为语言的问题可能需要他们花更多时间培训我。尽管这样,内心难免沮丧。老板说他还是可以让我在这里免费住到我找到下一份工作为止,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

回到房间后也没时间沮丧了,打开电脑开始看工作。这时听到敲门声,是在这里做housekeeping的一位阿姨,她拿了一份刚做好的pizza给我,说是老板娘给我准备的。那一刻情绪崩不住了,趁阿姨发现之前道了谢关了房门哭了起来。说不清为什么哭,大概因为被否定了以后开始自我怀疑了,又或者是当下不知道何去何从的迷茫,也有可能是阿姨的亲切让我突然想家了。

其实算不上什么挫折,不过就是要重新移动罢了。想了想还是想尽快离开,接下去找工作也好换宿也罢,尽可能多的去锻炼英语吧。当晚和老板发了信息,告诉他我会尽快离开,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可以和我说,我很乐意帮忙。他也很nice地说我可以在吧台继续积攒一些工作经验。


最后工资是按照时薪25刀结算给我的,一周赚了625刀,比想象中高。而我也在三天后离开了Molong。走之前抽空在小镇上走了走,买了明信片记录了这一段特别又短暂的旅程,算是给自己一个小结。至于前面的风景,我依旧期待。




肯尼儿|作者
公众号:银河几颗星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