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不相干的人,住进了同一栋房子,一起去工作,一起生活,一起玩耍。不知不觉,竟然成了家人。我自己也很意外。


离开澳洲很久,离开那个家也很久了,偶然和之前的室友聊天,室友把当时的一群小伙伴形容为家人。

我久久盯着微信上,家人这两个字,觉得有点美好有点暖心。回忆起来,那种感觉真的很像家的感觉。


房子是在海边、河边的度假小屋。老式的装修,别样的温馨。居住期间是冬天淡季,整个小镇寥寥几户人家,其他的都是好看却空无一人的度假屋。

房子是名副其实的河景房,屋前有广阔的草坪,在那里玩过飞碟,逗过不知是哪个邻居家的狗。树下有吊床,躺着看书睡觉……


有野餐桌,有咖啡桌子,休息的日子,会矫情的做好早晨端到外面桌上,一面看着海景一面用餐。午后,会泡好奶茶,拿出自己做的芝士蛋糕,大家围坐一起,聊有的没的。夜晚大家一起裹着睡袋看着星空听着海声发呆冷到不行的时候,跑回房内吹暖气。

后院烧烤架,篝火区。我们在那里举办过几次烧烤party


自己生火,一群人围着篝火坐,喝着啤酒,讲着鬼故事。


旁边一望无际的草原尽头,竟然升出一轮又圆又大的月亮,大家都被月色震撼到一时说不上话了。那一刻,我望着被火光微微照亮的大家稚嫩单纯的脸,想着,这可能就是青春吧。


旁边库房里有独木舟,刚开始大家都抢着玩。后来因为扛独木舟下去很费劲,大家都失去兴致。


只有我和moon,常两人费劲地扛着独木舟下到河边划着玩。河水很浅,划到中央后,常常就躺着发呆。河两岸有很大只的鹧鸪栖息着。顽皮的moon发誓要划到那边吓吓这般生物,她成功了,这些白色的鸟挥舞着宽大的翅膀携带着自己沉重的身体从这边飞到另一边。

我躺在河中央静止不动的时候,总有几只野鸭把我当不明生物,非要靠近瞅瞅,然后蠢萌地围着我的独木舟转上几圈,自觉没趣后,就散了。我常喜欢看着四周,大口呼吸,有次看见不远处一只蛇探出头来,四处观望后又沉入河水中。丝毫没有可怕的感觉,只是觉得它好萌。


太阳临近下山的余晖很美,岸上某户人家的烟囱上飘烟徐徐,不远处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隐约可闻,零星下班回家的人开着车绕着公路出现在视野又消失,几只狗察觉到我们的动静后象征性地吠了几句。小镇是那样的安静,那样的祥和。


整个小镇人放眼望去,我们的邻居,邻居的邻居都没住人。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承包了这片土地。

我们常散步去海边,沿着小公路走上半个小时。我们散步的时候,常常像是房地产大亨在审视自己家房产的模样,对每个房子评头论足。


即便天灰蒙蒙
,我们也不带伞。半路下雨了,我们就随意挑附近看起来好看的度假小屋,进去躲雨。(家门口有停车的那种,代表有人住,再肥的胆也不敢进去)


在别人家屋外的沙发上坐坐,在别人家的院子逛逛,躺躺别人家门前的吊床,有种新奇刺激的冒险感。反正,那么多房子都没人住……


住在小镇,有种住在孤岛的感觉,没有都市的娱乐设施。常有朋友开车过来玩,一聚就成了一大帮人,我们一群人就总玩些有的没的。


不知从哪里捡了足球回家,几个人跟个傻小孩一样,在后院玩踢足球。

自制可以一个人玩的网球套装,玩起来像复健病人,蠢的要命。

菜做一半,跑去外面摘颗柠檬,都要演出一副年度惊悚大片的阵势。

把客厅改造成至尊版影音室,一起看老电影。

一帮人挤在四驱车里开去沙滩玩沙。

早上起来散步,看到再美的彩虹,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夜晚全员出动,信誓旦旦地要去钓乌贼,结果空手而归。


休息的时候,就一起开车出去玩。

一起去滑沙

一起去看油菜花

一起去酒庄蹭吃蹭喝

一起去露营

一起去逛街


看日剧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群不相干的人聚在一起,变成了家人的桥段。从来没想过这样的桥段现实中会发生。




那个家,和那些家人们的回忆随同那片土地一起,至今依然在我脑中缓慢地呼吸着,散发着淡淡的如雨后青春芳香。


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有着差不多的烦恼和迷茫,在异国他乡住进了同一个房子。


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理想,碰撞后成了可以相互倾诉鼓励的家人。这可能是我去澳洲打工度假一年,得到的最宝贵的一段回忆之一。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