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作家周冲所说,人生大概有一种可能,因为拒绝一目了然的人生,将自己放逐于各种可能,遍地花开,山河浩荡。

回国已整整3个月,却依旧怀念着在新西兰那15个月的诗和远方。

前些天跟朋友们在广州的一家酒吧叙旧,特意让老板特调了一杯有远方味道的鸡尾酒,着实给老板出了个难题。


✎✎


2016925日,

过完生日的第二天,

我背上背包、拉着行李箱,

开始了为期15个月的纽漂生活。


飞机降落的那一刻,

浓郁的异域风情扑面而来, 

带着憧憬,

我开始了的奇遇。

✎✎

朋友们一直很好奇,这整整15个月,我似乎一直在吃喝玩乐,似乎一直在烧钱。

Ta们眼中的我,

大概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





” Daniel一直在旅行,变换着方式在各个景点打卡、拉仇恨。

Ta们眼中的我,

大概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





” Daniel一直在参加各种派对,’人生得意须尽欢’

然而,

这真的就是我这15个月纽漂生活的方方面面吗?

当然不是!

有句话特别火,不要羡慕别人朋友圈里的生活

毕竟,绝大多数人在朋友圈里所展示出来的,大多是那些光鲜亮丽的一面,然而,个中辛酸委屈的点点滴滴,只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那么,

15个月里,

现实中的我,

除了吃喝玩乐,

究竟还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刚到新西兰的第二周,

在海边小镇的一家Motel换宿



第一份正式有偿工作,

Thinning

给未成熟的奇异果梳果。



第二份工作,

在奇异果厂搬砖




第三份工作,

在据说是全世界最好的樱桃生产地Cromwell摘樱桃。





第四份工作,

在同一家果园摘李子、杏子、黄桃、蜜桃、苹果等各种水果。




第四份工作,

去年这个时候,

在基督城摘了近3个月的苹果。




第二份换宿,

在农场主家带俩萌娃。




第二份换宿,

放羊、赶牛、喂马。


第六份工作,

清理鹿茸。


第七份工作,

加工鹿胎盘。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每一个在新西兰打工旅行过的人,应该都体验过这两句话的深刻含义。表面看上去无比轻松自在,其实只有自己知道,这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

逃出体制,走出舒适区固然会让前方的路充满各种未知。这种未知中很有可能埋伏着各种陷阱,但是,未知既然是未知,你又怎么确定其中是否也铺垫着改变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希望呢?

Chang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will never change.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