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semen,一号公路分岔成两条,一条往北再往西,一条往南再往西,最终在珀斯重新交汇。如果是公路旅行,应当毫不犹豫选择往南的路线,因为沿途的海岸线上分布着无数吸引眼球的景点。但住在Norsemen的那一晚,我们意外地从素未谋面的朋友Lexi那里得知北边一个叫Kalgoorlie的地方可能有工作。买车和旅行已经耗费了我全部的资金(甚至还负了点债),为此打工存钱成了当务之急。几乎没有太多犹豫,我们当即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去Kalgoorlie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抵达Kalgoorlie,直接奔赴朋友介绍的工厂递交简历。接待我们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白人妇女,简单寒暄之后,得知我们来自中国,随即以一本正经的语气问我们能在这里待多久。她说来这里工作的中国人总是做不长久,来去匆匆。我听了有些不是滋味,这种类型的工厂一看就是以背包客为主要劳动力,人员流动性本来就大,何必特意强调中国人的不是?


我们答复她可以做半年(半年是打工度假者为单一雇主工作的最长期限),她这才拿出表格让我们填写。填完表格,也没告知我们最快什么时候能上班,只说回去等通知。总之是一次比较乏味的面试。至于要等多久,我们心里也没底。在里面上班的Lexi说她之前等了三个星期,但最近工厂比较忙,我们应该不用等这么久。正因为此,我和Echo才决心来到Kalgoorlie。但看今天的情况,似乎不太乐观。

Kalgoorlie是西澳大利亚州重要的矿业城市,也是西澳第五大城市(虽然人口才三万多),主要工业是金矿和镍矿的开采。时至今日,这里四分之一的劳动岗位和一大部分政府收入均与矿藏开采相关。我们应聘的工厂也属于矿产行业,根据Lexi的描述,工作内容主要是矿石的拣选和包装(没有亲眼看见,还是很难想象矿石该怎样包装)。


既然被告诉等通知,那就等吧!经历了一场长途跋涉,正好利用现在的时间休养生息,改日再战江湖也不迟。无聊时去当地的景点逛逛,自找一些乐趣。不过作为一个因矿业兴起的内陆城市,Kalgoorlie的旅游资源实在乏善可陈。最著名的景点应该就是Super Pit(超级矿坑)了,据说这是澳洲境内最大的矿坑,也是世界十大矿坑之一。放到以前,我绝不至于会去参观什么矿坑,甚至连这样的念头都不会有。不过既然来到这里,一切似乎又顺理成章起来。

超级矿坑是个金矿,年产80万盎司黄金。传言这个矿的黄金将在2017年采挖殆尽,之后就放任它被地下水填充,形成一个又大又深的湖泊。我们去的时候现场还在作业,依旧能看见许多矿车忙碌的身影。不过我也看到矿坑底部确实已经形成一个绿色的水潭,不知地下水把整个矿坑注满需要多少时间。待矿坑变成湖泊,势必又是另一样奇观,继续吸引四方游客。


1893年,爱尔兰人Paddy Hannan在这个地方发现了黄金,由此引发了一股淘金热。Kalgoorlie正是诞生于这段时期,当时全国各地的人们蜂拥来到这里寻求财富,并在这里居住下来。对于早期淘金者来说,那是一段狂热而艰难的时期,没有法律制约的他们无法无天,随之而来的流行疾病也开始盛行。此外,强盗和妓女也让这个荒野之地名声在外。

纵观Kalgoorlie的历史,不由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美国西部片,特别是Sergio Leone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黄金三镖客)。为了黄金,好人、坏人、小人在这片土地上上演了一出出惊心动魄的故事,而随着时间流逝,这些故事又渐渐变成了传说。

我突然有点喜欢上这个充满西部色彩和冒险精神的地方了。


不过几天过后,工厂依旧没有通知我们上班,此前闲适的心情渐渐不安起来。
我们意识到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必须行动起来,另谋出路。我们两人开始开车拜访当地的企业,一家家询问有没有工作,但得到的结果不是不招人就是要我们等工。除了工厂,我们也去了City的餐馆、酒吧、咖啡馆投了简历,但往往因没有工作经验或英语不够流利而遭拒绝。到最后,两个人都有点心灰意冷。

其实我们都是倾向于去Lexi推荐给我们的工厂,因为工厂时间稳定,工时长。相较而言,餐饮等服务行业的工时普遍不长,可能需要同时兼两三份工才能存下钱。但漫长的等工确实耗费精神,好像有希望,又好像遥遥无期,心情无处安放。


那种时候,人的情绪也会低落下来,继而连带对身边人的脾气也差了起来。最近正好在读俄罗斯作家阿斯塔菲耶夫的《鱼王》,书里其中一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甚至可以说是感同身受)。故事讲述三个猎人结伴去西伯利亚的冻土带猎杀北极狐,却因为暴风雪被困于森林中的木屋。随着时间流逝,三人之间心生嫌隙,时常大打出手。

阿斯塔菲耶夫在书中这样写道:大家都想开口谈谈,但是话不投机,谈不下去。人与人心灵上的沟通被破坏了,他们生活中缺少了主要的东西——劳动,因而没法团结起来。他们腻烦了,互相厌恶,于是不管他们的意愿如何,不满、怨恨越积越多。

虽然我和Echo之间还谈不上互相厌恶或怨恨,但相比此前road trip时的融洽团结,经过几天的等工和找工作受挫,两人之间确实产生了些许不和谐的气氛。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劳动使人快乐的意义,这种快乐不仅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我也从未像此刻这般渴望拥有一份工作。

为了摆脱当前消沉的处境,我们当机立断,离开Kalgoorlie,继续向珀斯进发,并着手在网上找珀斯的工作。珀斯毕竟是大城市,工作机会多,虽然工资未必有这边高,但对当前的我们来说,找到一份好工作的目标已经让位于找到一份工作的目标,毕竟解决温饱才是当务之急。


最终我们通过微信群里的朋友了解到位于珀斯的Costa农场正在招工,据说里面的红莓和蓝莓即将成熟,需要大量劳动力。对于这家公司我此前也有所耳闻,是背包客口中的五星级农场,旗下有数个农场分布在澳洲的各个州内。鉴于此,我们当即向Costa人事经理的电子邮箱投了简历,并着手准备上路。

Kalgoorlie一共待了十一天,这是漫长的等工的十一天,是从开始满怀希望到最终希望破灭的十一天,但幸好我们还有选择的自由,既然此处不留爷,那就换个地方试试,希望总是有的。

感觉遗憾的是,经历了十一天时间,已经渐渐习惯Kalgoorlie的生活,却在还未真正熟悉的时候转身离开。这几天我们一直和Lexi一起住在一栋share house里面,房东Jackie是菲律宾人,和一个Aussie结了婚,生了个可爱的混血儿子。Jackie为人非常友好,在她家住得也很舒心。如果我找到工作,在她家长住似乎也不错。


Lexi对于邀请我们来Kalgoorlie最终却找不到工作这件事心怀愧疚,总觉得像是她的责任。我们当然一点都没有怪她的意思,相反我们从心底感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给我们介绍工作。大陆的打工度假热潮才兴起不久,相关的资源资讯也比较匮乏,这时候前辈的帮助就显得格外珍贵。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善意,也会给别人莫大的帮助。

不管怎样,我始终坚信一切的经历都自有其意义,不管好的坏的,都平静面对。对于未知的前方,始终心怀希望。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