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这

十多个月/十多个国家/十多份工作

的间隔年

准确点说是19个月,八个省和十二个国家,一共十多份工作。

从通宵爬完泰山后坐车去厦门吃吃吃;

坐船去台湾,一个人带着单车和露营装备用车轮丈量台湾,环岛半个月;


去到香港,再到深圳见朋友,还一起去山上露营;

也终于在广州吃到被老板骂死才能吃上的死鸡煲;

回家修整后又从广州到马尼拉,然后去到宿务开始两个多月的语言学校学英文和教中文;

把家人接到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玩了十天。


就去了澳大利亚打工度假待了一年:

开始一个月在墨尔本玩以及当起外卖小哥送餐,也去传说中的最美公路大洋路玩了两天;

又去到维州的乡下,人生中第一次当了一个月的农民;

接着在跨年夜睡了机场,然后飞去了美到爆炸的世界尽头“——塔斯马尼亚摘草莓黑莓各种莓一个月;

过年回家待了两周又去到新加坡逛了一天,满心欢喜地去拍鱼尾狮的游客照,结果遇到了正在维修的鱼尾狮。


接着飞到澳洲的黄金海岸,玩了两周去了几个神奇的海和山;

去到小镇的按摩店待了近三个月,摸了几百个老外,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顺便学学入门级别的冲浪,每天下班后不是做饭就是去海边游个泳看个书简直太美好;


从昆州最南端公路旅行到了最北端,也是第一次用自己的车自驾超过一千公里;


在养虾场每天开着超炫的沙滩摩托去各个池塘喂虾,每天都可以看到袋鼠和成群的鸟,偶尔还能遇上鳄鱼和蛇;

十天后又往南几百公里去到一家澳洲富士康,在流水线上晚上开始上班到清晨,对工作绝望到准备买票回国;

后来换到氛围超级好的另一家梦幻工厂,认识各国朋友,每天做饭钓鱼,没事去大堡礁岸边游泳晒太阳,还跳了伞,度过了在澳洲最惬意和开心的四个月;


去到悉尼的一周,见到了老同学老朋友,也成功发现了悉尼就是我迄今为止最爱的城市;

回到北京待了一周,去到吉林内蒙古边界的科尔沁沙地,和自费治沙地十多年的万平老师一起干活,聊到热血沸腾;


飞去印尼的首都雅加达待了几天,坐火车去到日惹,在这座惬意的古城,被印尼大叔带去看海,被印尼小姐姐请吃大餐;

与把车和房都卖掉出来环游世界的法国情侣一起,经历了两晚没睡觉去到了无比震撼的火山,然后在旅游胜地巴厘岛待上一周;

飞往印度的加尔各答,在著名的仁爱之家做了一周义工,感受死亡线上的挣扎;

在瓦拉纳西看到了恒河夜祭以及震撼人心的恒河烧尸,再一次对生死有了更强烈的感受;

接着在粉红之城斋普尔参加了这辈子见过最豪华的婚礼,也在安静的小镇参加了骑骆驼旅行,寄宿在超级贫困的印度农村家庭,一起坐在冰凉的地下吃没有半点肉的烧饼,然后第二天就感冒了;


在孟买感受了这座城市贫富的极度反差后,去到土豪的迪拜,成功地在四天时间里花掉了和在印度一个月同样多的钱;


接着去到城市和人都颜值极高的前苏联国家——阿塞拜疆,经过一周的相处,巴库成功打败成都成我第二喜欢的城市(嗯,最喜欢的还是悉尼);

在同样是前苏联国家格鲁吉亚待了三周,第一次在国外做了沙发客,看到了见过最壮观的雪山;


在一个和两边邻国都深仇大恨的亚美尼亚,通过去大屠杀纪念馆以及和当地的人聊天,努力去理解这个被别人描述地很奇怪的民族原来和我们也没啥区别;

在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当沙发客住进了当地的家庭,成为间隔年中最棒的经历。沙发主带我逛城市聊到深夜,带我结识了他的很多朋友,他妈妈准备的每顿饭也都很地道很惊艳;


后来在伊斯坦布尔这座横跨亚欧的历史名城,被沙发主的在军队朋友带去了在类似于国内军事管理区里的餐厅用餐,在山腰的餐厅观赏到亚欧两侧城市的壮观夜景;

回家吃了十天米粉后,和家人在苏州过年,接着第一次体验超赞了邮轮旅行,在海上漂了三四天,在日本待了两天。

✎✎

关于

花了多少钱到底有多后悔

 收入:

自己之前有一点积蓄作为启动资金。主要的收入来自于澳洲,毕竟澳洲最低时薪80人民币,一般打工度假的人月收入在一万到两万之间,按一月一万五,总共工作八个月计算就有十二万。另外极少的收入来自零散的代购,菲律宾语言学校的工资,分享东西得到点报酬这些。

 开销:

每月住宿费平均两千,总共四万左右。坐了二三十次飞机,按每次600算,总共两万左右。学的两个潜水证加跳伞冲浪这些总花销也在一万左右,其他的各种签证费吃喝玩乐大概不会超过五万吧。

在回答间隔年后悔吗?这个问题前,

我在想我到底损失了多少?

 工作

错过了完美找工作校招季,在我浪费的这19个月里,有朋友找到了高大上的工作,有朋友早已升职加薪,薪资已经翻了几倍了。

 学习

继续念书的朋友,只读一年的朋友已经拿到硕士毕业证开始工作大半年了,有的马上就毕业了,有的还要继续深造,在通往科学家的路上又多走了十多个月。

 人生大事

很多看着和我一样会孤独终老的人都脱单了,也有朋友就已经结婚生子了。不断地听说朋友买房买车付了首付或全款。

而我,又不奋斗创造新天地也不安稳下来结婚生子,还是一个没房没车找不到对象的小屌丝。只是学会了怎么接单送外卖,怎么摘草莓更快,怎么按摩,怎么做饭,怎么搬箱子更省力这些然并卵的技能。

说不羡慕他们也不可能,毕竟自己在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中浸润了二十多年,每每稍有落后还是会有焦虑和不安,更别说是有关工作和人生发展的重要阶段的落后,是别人开始买房买车你还啥也没有的失落。

但是不知道为啥还是很高兴,好像终于发自内心地觉得,并实践了放弃对物质追求和攀比,明显感觉到整个人的内心状态变了。

之前平时上课,忙各种活动每天几乎没空玩,周末培训学习,连假期不是旅行就是打工赚钱的,大四课少都要跑去北京工作,从用忙碌来填补内心焦虑的上进青年,变成了看着周围人都飞黄腾达,自己说着要找工作结果还在不慌不忙做这篇推送的人。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三观彻底坍塌再重建的过程中,我大概是明白了,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节奏然后走下去,这个节奏应该发自于的最初的内心,这个节奏应该高于社会和别人给你的所有条条框框。

我也从一个常常低沉抑郁的年轻人,变成了发自内心快乐的人,

如果告诉你明天就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会怎么想?

两年前,我一定会觉得这太残忍,然后列个一天内肯定完不成的清单给你看。

但是现在我会告诉你,我已经把2224岁的年纪里,所有我能想到有可能实现的想法,都竭尽全力去做并且实现了。

几十年后,头发花白,不,我这种发际线高的应该是头顶都能百分百反射阳光了。在给孙子讲故事的时候,给他说爷爷在二十几岁啥也没有的时候,去到完全陌生的国度里,去体验各种工作,去交世界各地的朋友去,去尝试一切新鲜事物,大概他也会觉得,这老头挺酷的嘛。

 

 

转载自公众号:老坛酸菜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这是我看到最鼓舞我的一篇了,我也想这样度过我的wh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