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落地澳洲第一天就嚷嚷着要买车。

第一站选择了Perth,打算买了车一路从西澳开到东澳。一查地图,按照我计划的路线,要开近6000公里。顿时傻眼,第一次意识到澳洲面积如此之大。

看看自己令人头疼的一堆行李,不想拎着折腾,寻思着远点儿就远点儿吧。然而在青旅偶遇的一位台湾前辈,说夏天澳洲北部的天气炎热,二手车万一车况不好,坏在路上很麻烦。于是脑海中戴着墨镜哼着歌驰骋在蓝天下的画面,转换成抛锚在荒无人烟的土路上叫天天不应的绝望场景。

秒怂,得,飞吧。


飞到昆士兰,工作在小镇上,公共交通几乎为0,没车等于关禁闭。

同事们超好,天天载我上下班,叫我不用着急慢慢选。

房东Bev超好,那阵子我早出晚归天天工作,她就联系所有朋友帮我收集卖车信息,联系车主晚上来我家试车。

第一次试车在漆黑的小区里。丢人的是,转了几圈竟然在自家小区迷路了,找不到家门。


我的要求很简单:

 20万公里以下
 2000年以后
 自动挡
 有REGO(路权)
 有RWC(Road Worthy Certificate,关于车辆主要安全性项目的车检,昆士兰州过户必备)
 车主是澳洲人

试了几辆,终于遇见一辆HONDA CRV完全符合要求,但是要几天后才能确定要不要卖给我。因为他是个地理学家,刚面试了一个国外的工作,周五才通知面试结果。”他长得那么可爱,一定会得到那份工作的”,带着这样的迷之自信,我开心的回家了。

等待的日子很焦灼,Bev劝我不要着急,”What meant to be will be”。然后周五等到他不卖了的消息。

失望了好几天,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盲目乐观不可取啊。


不想再等的我,决定拿下那辆FORD LASER,车有点小,胜在省油吧,心有不甘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Bev带我取了钱去跟卖家交易,出门时叮嘱我说,决定买了就不要再刷卖车信息了啊,免得刷到更好的会难过。我说好的,一边麻利的点开FACEBOOK卖车小组。

瞬间刷到一辆刚PO上去十几分钟的车,也是HONDA CRV,是我最爱的墨绿色,在离家20公里的地方,价格比要买的这辆FORD便宜。


Bev无奈的看我一眼,掉头带我去看。

两个完全不懂车的女人,只是看了看外观,看了看有RWC,连试驾都没有就直接付现开走,整个过程连15分钟都不到。

这期间车主一直接到要来看车的电话,幸好他PO上网的时候一直失败耽误了很多时间,才让我及时看到,幸好我是第一个来看车的人,幸好手头有刚取的现金,不然很可能就要跟Tom错过了。没错它现在叫Tom。

隔天好好洗了个车,去镇上的监理站办了过户,买了第三方车险和道路救援,幸福的开着上路啦。



超级开心,前半生就靠着幸运活着了,这份幸运也不离不弃的陪我到了澳洲。

What meant to be will be,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