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我要去印度帮助贫困儿童,于是她先开了汉堡店。


她说,我想拥有自己的设计品牌,于是先来到了香蕉厂。


他说,我想飞得更高,于是他考了IRATA证去做蜘蛛人。


他说, 我想建个城堡,于是就有了Paronella Park。

如果你要问我,

澳洲打工旅行的一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那么我会告诉你,我不再只看主流社会唯一的活法,

而是望向那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可能性。


↑荷西的城堡:Paronella Park

二零一六年 十月 香蕉生涯

视线从模糊到清晰,阳光被树林分割,在我眼前不断划过。我坐在小巴士最后一排,靠窗。想起了第一次在howefarm等待工作日子,也是一样追逐着日出;想起了获得这份工作时那份欢呼雀跃;想起了站在包装台上慌乱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那份挫败感;想起很多很多….


车门突然开了,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们依次下车,踩过消毒水,踏上红土地,走向农场深处。时而会和身边的人,用着蹩脚的英文和肢体语言,有的没的的聊两句;时而带着耳机,面无表情,一句话都不说。也许因为还带着点起床气,也许因为天气不好,也许就是不想说话,在这里,不想说话的时候,就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用说。



自从在香蕉厂工作,生活就变得特别规律。一周被分为四天,一天被分为四个小节,每小时都付出劳动然后得到相应的报酬,各取所需,没有浪费。香蕉农场的工作很多元,我被分在内场,主要有三个工种轮番交替去做。分别是拔花 Deflowering,  筛选 Grading以及包装Packing。


拔花 Deflowering:香蕉被运来后,一株株倒挂着,

我们要先将香蕉尾部干枯的小花拔掉。


筛选 Grading:香蕉被切成串后,我们要迅速翻转香蕉,

把不合格的部分拔掉且分对尺寸,再放在传输带上。



包装Packing:将香蕉根据不同的尺寸分类包在不同的箱子里,

每小节2个半小时,至少要完成一百箱,才算合格。

香蕉的工作无疑是辛苦的,皮肤过敏,手指发炎等症状一直都在,半夜疼醒的次数不多,却也偶有发生。但这一切劳累,五点一到,就像按了暂停键,一切都停止了。


↑Howefarm招工方式:给经理发消息,每天在门口等。

学会如何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是收获。

↑巴士接送,风雨无阻,即使不会开车也能顺利上班。


↑休息区,我们在这里发呆、吃饭、侃大山。



↑如果三个月里,没有人员受伤,我们就有BBQ早餐吃。


↑香蕉有很多不同工种,我只说了一部分,

如果你们感兴趣,可以给我留言。


↑这是我们中厂Steinhard’s farm内场的大家庭。

Howefarm有四个厂和一个植物园。香蕉、牛油果、蓝莓,常年有工。

二零一六年 十月 白领生活

视线从清晰到模糊,身体前倾,盯着电脑已经整整一天了,感觉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了。我坐在办公室的深处,靠角落。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伸了个懒腰,想起了上一份工作也是一样的劳心伤神;想起了上一场活动,人潮褪去后的那份虚无感;想起了站在舞台上,紧张的牙齿打架却硬撑下来,那份勇气;想起了很多很多…电话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坐下,边沟通边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这是多年来的习惯,一直没变。在这里,不想说话的时候,却还是要继续,因为这是工作。



自从毕业后,生活变得没日没夜。一周总是被排的满满当当,把工作当生活,把生活当功课。莽莽撞撞中,给无知的自己,不断填补技能和经验。我的工作,主要有三个方面:品牌公关,活动策划,项目管理。创意类的工作无疑是辛苦的,掉头发,杀脑细胞,沟通到喉咙哑掉都是常态。但这一切焦虑,六点过后,就像按了播放键,才刚刚开始。



二零一六年 十二月 拿起镰刀当农民

可选择性上班的周五,我总是选择上班。一来生物钟已规律,五点半就会准时醒来。二来能集二签,三来能赚点加班费,何乐而不为。第一次去外场工作的时候,内心是激动的,连坐个车前往香蕉田,都让我觉得兴奋不已。




我们的Supervisor有着黝黑发亮的皮肤,壮壮的,笑起来却很温柔。我专注的听着他说的每句话,生怕漏掉什么重要的信息。他一边教我们一边挥手砍下叶子,其实当时的我并没有完全理解,也是再一次次实践中,慢慢掌握要领。

原来香蕉树的季节性是按照十个月来算的而不是一年;原来大树边上一定有小树,都是子母一块成长的;原来从中心开始泛黄蔓延的叶子是生病了,树与树之间会传染。



↑常年没有水的移动厕所

锋利的镰刀割起叶子来很是爽快。听,脚踩枝干吱吱作响,香蕉汁渗出滴下。我喜欢认真工作后,得以休息的那一刻。香蕉树下,风来了,心静了。


二零一四年 十二月 焦虑并快乐着

可选择休息的周末,我总是选择到处跑。一来在家一定会睡整天,浪费时间。二来本身兴趣爱好就多。三来也担心自己不进步则后退。第一次看展览的时候,内心是平静的,站在一幅幅油画前面,我并不能都看出个所以然来,但我喜欢在安静的画廊,踱步的感觉。喜欢经过不同的画作时,它所带给我的能量和情绪。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做与此相关的工作。




在展览展示行业的五年中,和项目一起成长的过程是令人难忘的。听,键盘敲击的声响,团队争论的声音,还有来自陌生人的赞叹。我喜欢认真工作时,大家同心协力的那个劲头。在这里,我焦虑并快乐着。


二零一七年 二月 选择活着

认真工作一周,用尽全力,只为每小节包装的箱数能够有所增长。而我犒劳自己辛苦劳作的方式,是给自己营造一个舒适的小窝,哪怕他只是临时的。

↑每天都来敲打我窗的小鸟。


↑日出而作,日落而归。


↑生活在马里巴 MAREEBA

在马里巴的日子里,工作之余就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小镇真的很小,唯一的”娱乐场所”就是当地超市coles。这里小小的,人却好好的。会在自己拿工作围裙的时候也帮你拿一个,会在听到你咳嗽时,把冷气转小,会用心教你如何才能包装的更快更好,会喜欢听实话多过于好话。在这里认识了一群很棒的人儿,我们一起在瀑布里游泳,一起烧烤聚餐,一起组团求婚…




↑湖边烧烤。




↑瀑布戏水。





↑节日聚餐。




↑S姐求婚记。

二零一七年 三月 野孩子的回归

窝在家里一整周,绞尽脑汁,只为写出一个让自己和他人都满意的方案。而我犒劳自己的冥思苦想的方式,是给自己时间见不同的朋友,不管我们相识多久。

在上海的日子里,工作之余就是观剧看展见朋友。上海真的不算小,能够消费的地方实在太多。刚回来的时候,多少有点不适应。扑面而来的信息量,会给你带来压力。仅是一年而已,你就会觉得自己落后他人一大截了,这会让我重新奋起,鞭策自己不断向前,成为更优秀的自己。





↑朋友聚餐。




↑爱马仕”奇境漫步”展。



↑悦慢咖啡-”三言两画”。

CITY LIFE VS COUNTRY STYLE

我问过身边很多人,

城市生活和乡村范儿,你更喜欢哪一个?

无一例外,他们都告诉我,

既喜欢大自然的美又不能放弃城市生活的便利。

喧嚣与宁静,一直是生活的两头,也是心灵的两头。

我用我真实生活过的痕迹,来捕捉现实的”在场”,

企图在异域漂泊中找寻充实和启迪。

“走遍千山万水,并不见得会洗涤心灵,

却足以提供一个新鲜角度,

让你摆脱现实生活的固定套路,

更为开放地看待自己和他人。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