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后,主修电子的我,却怎么也浇不熄一个开餐厅的创业梦。因此决定先透过打工度假签证,想到国外进一步学习餐饮业的经营,同时也为创业存下我的第一桶金。

一开始申请英国没中,因缘际会下到了澳洲,却没想到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情。这一趟为期两年「不可思议的旅程」,从悉尼近郊雪山上的旅馆开始,到去年 9 月搭乘医疗专机回台为止。

回想起来,心里满是感谢:对澳洲的感谢、对台湾尤其外交部门的感谢,以及对我家人的感谢。

目前我还在定期复健中,但内心有一个渴望,是在自己已可以用手机打字时,把这一段经历分享出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也希望能给有志到海外打工的朋友们一些建议和提醒。

雪山上的餐厅:跟菜商学英文

因为我非常向往滑雪这项运动,到澳洲的第一年冬天,就想上雪山工作,所以悉尼近郊知名雪山上的众多旅馆餐厅,就成了我面试工作的首选。

我运气很好,第一年面试上雪山的工作就有 4 间,后来我选择了一家待遇很好、号称是澳洲最高旅馆的 Sundeck。(虽然后来听说有更高的 XD


我第一年到澳洲的时候,多益其实只有 600 多分而已,不过我所有工作都坚持在 Gumtree(澳洲求职网站)找,因为不想被华人代办抽钱,所以硬着头皮就冲了。一开始真的是「面试练英文」,不过当面试 3 4 间之后,慢慢了解多数的问题,准备起来较有方向,也开始比较有自信。

以餐饮业来说,其实不少澳洲雇主颇乐意雇用亚洲员工,因为许多亚洲人在澳洲都很刻苦耐劳,比澳洲当地人好用多了。我因为在台湾有一年厨师的经验,所以在澳洲除了 2 签的农场(政府规定打工签证若要续留第二年的话,得去澳洲农林渔牧业做 88 天),几乎都在餐厅工作。

一开始到澳洲是当地的夏日,要等到冬天,雪山上的旅馆才有职缺。因此我先在悉尼的餐厅做厨房助手(kitchen hand)。我在悉尼主要待的餐厅叫 Fitzroy food co.,第一年因为厨房内英文沟通对我来说太难太快了,只能从做助手开始。但助手同样要点菜商送来的菜,所以这段时间我英文练得飞快(一次点货都一百多样),后来第二年就都当厨师居多。

厨师相对高薪受尊重

我在澳洲打不只一份工,当地的薪资,大概平均下来是税后每小时时薪 22 块澳币(约新台币 650 元)。当然这是第二年的薪水,第一年当助手时薪资比较低一点,是每小时 17 元澳币左右(约 500 元台币),和以前在台湾时的薪资相比,差距甚大。

当然这样比不见得公平,除了物价与消费水平等因素外,第一是我在台湾刚进厨房时,以学习的成份居多;第二不可否认的是,台湾大部分厨师的薪水本来就偏低,工作时数也比较长,很辛苦。

在澳洲,厨师一天的工作时数最多 8 小时(台湾 10 小时),再长就要给加班费,那是非常高的(约两到三倍时薪),所以大部分老板都很不希望你加班,时间一到就要你打卡下班,什么事都不关你的事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澳洲至少以我接触的餐厅而言,当厨师在社会上其实算是蛮有身份的:很多客人吃完饭,都会特地走到厨房和厨师说谢谢才离开。不像在台湾,客人不客诉你就很好了。

花费方面,因为我们厨师都可以吃店里的员工餐,如果想存钱,基本上每月的固定开销(娱乐、旅行度假等个人消费除外)只会花到住宿费用(一个月约一万多台币),所以是非常适合存第一桶金的行业。


不过,一场意外的重伤(这也是接下来我想分享的故事重点),最后把我所有存款都抢走了还不够,但人生还是要继续走下去,我会再站起来的。

险些致命的意外,谢谢所有帮助我的人

写这篇文章,其实主要的目的,除了分享在澳洲的打工经验、待遇之外,更想借机向在我发生意外时,不计一切热心帮助过我、陪伴我的外交部人员、华人朋友,还有向我最爱的家人表达谢意:

如同前面所述,连续两年冬天,我在澳洲最大的 Perisher 雪场的 Sundeck 旅馆餐厅,过得很愉快。

我们的旅馆不在镇上而在滑雪场里面,所以每天进出工作地点,几乎都用滑雪的居多,我也因此累积了一定的滑雪技术和经验,更爱上了这项运动。甚至到了第二年,因为自认很有经验了,所以都利用下班时间去滑特别难的滑道,原本还报名了滑雪教练考试,打算在澳洲两年签证到期后,继续转职到日本的雪场旅馆工作。

而意外的当时,刚好雪场举办比赛,我很喜欢的选手也有参赛,所以那几天我就每天去看,看完后跑去滑道自己练习,没想到却因此酿成了意外……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对意外发生的当下毫无印象,只记得我上一刻正在滑雪,下一刻就醒在台湾的床上,中间整整昏迷了一个月。一开始甚至很难相信,以为自己在作梦。

后来听家人转述,我是因为滑雪时摔倒撞击到头部,当场失去意识。被当地医疗人员紧急送到山下医院后,联络了外交部驻澳洲的代表处。而由于当地设备不足(脑中有血块,且失去意识),外交部人员除了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联络我家人之外,也立刻协助将我送到澳洲首都堪培拉,外交部门在当地熟悉的专业医院,等到脑中的血块消去后,才直接以医疗专机送回台湾(医生说当时若血块不消、我就会变成植物人或甚至失去性命)。

因为生死不明,外交部第一时间就请我爸爸飞到澳洲(家人一开始还以为是诈骗电话),我则在堪培拉医院的加护病房住了大约 10 天。

在家人还未能赶到的那几天,外交部的秘书每天来看我、协助我,外交部的同仁和许多素未谋面的华人朋友,更一路协助一句英文都不会说的爸爸,从台湾转机飞到堪培拉,还帮忙在医院陪伴我的他,买水买食物。

我对台湾外交部的长官、同仁充满歉意与感激,能顺利行动的时候一定会回去谢谢他们对我和爸爸的照顾。

而我人在新西兰的妹妹较早到达医院,她说当时爸爸一飞到堪培拉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对没有意识的我说:「别害怕,我们都在。」清醒后听到这段话的我眼眶马上泛泪,觉得自己做了很不对、很不负责任的事情。

谢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条命,我会更加珍惜不让你们蒙羞

发生了这么大的意外,也让我重新检视自己这两年的澳洲打工度假之旅。我想说的是,自己真的太过轻率大意,也造成好多资源和人力的付出,真的很抱歉、也很感激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然后如果可以,我也想给有志来澳洲当厨师或餐厅打工的年轻朋友们一点建议:前面第一段的分享,大概都是偏重在澳洲比较美好和幸运的一面,但其实背后同样有着很大的辛苦与辛酸,比如说第一年语言能力还不够好的时候,在厨房常常被主厨骂到脖子都红了,我还是听不太懂,只能赶快自己恶补、自己在旁学习,很多时候是靠着和在台湾心爱的人每天通电话,才慢慢熬过来的。

另外想说的是,真的不要害怕到国外闯荡的机会,台湾餐饮业以江振诚为首,大家其实能力都很好,也越来越受到国际的肯定。加上澳洲当地观光越来越兴盛,很缺厨师,只要英文加强一点,当地的餐饮业多半都很愿意给来自台湾的年轻人机会。

但这次事件之后我更加明白,我们在澳洲、或外国其他地方,其实所做所为、一言一行,某种程度上都代表着台湾。在这里做得好、做得用心,也是在替未来想到这里工作的孩子铺路。

谢谢我的家人、我的家乡又给了我第二条命。意外之后,我仍然没有放弃想出国多闯闯的心,也没有放弃继续学做菜,有朝一日开餐厅的梦想。但我对家乡更充满了感激与爱,也会更加谨慎,不让我钟爱的人和土地蒙羞。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有更多能力,回馈这块土地,让你们以我为荣。


《关于作者》
罗亚圣,Shen
今年 26 岁,竹北高中,高雄第一科技大学毕。
我是一位非常幸运的孩子,受伤之后我更肯定。
从大学读电子类的科系,到毕业转厨师,一切都很不可思议。

大二就决定以后不想写程序的我,毅然决然全心投入到社团活动中,大三当了系学会会长全心为学弟妹、系上付出,大四当毕联会干部,以及帮学校办了很多大型活动,转而为学校付出。

毕业后蛮多公关公司问我要不要去上班,但我觉得我会很快乐地办活动不是因为钱,而是那份成就感,如果变成营利目的我可能就没这么开心了。毕业后想着创业,而在台湾接触了餐饮业。

我本来就是一个很爱尝试新事物的孩子,接触餐饮之后更为喜爱,所以就一路做到国外都很开心,当然中间也是有很多苦,但我就不再多描述了。未来我也会继续做菜下去直到我老。

《关联阅读》
用台湾味征服法国人味蕾──我的巴黎「密厨」生涯,就此开始
谢谢你们,国民外交官
光有热情不够!世界名厨江振诚:「我的厨房里,现在没有台湾人。」

执行编辑:YUKI
核稿编辑:张翔一

Photo Credit:罗亚圣 提供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